名门娱乐

蔡鄂生:金融作为服务业要把基本功做好 不能背离本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新浪财经讯 2019北京国际金融安全论坛于2019年1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金融安全产业园举办,主题为推进金融安全科技新发展。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出席并发表演讲。

蔡鄂生在演讲中表示,金融作为服务业,要把安全做好,改革、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功要做好,不能背离了最基本的本质要求。

他表示,不管P2P怎么兴起,第三方支付怎么发展,按照社会发展角度来讲一定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有需求,或者跟某一方面有服务的缺失,如果没有这种服务的缺失,底下没有这种需求,它不能产生而且也不可能在一定环境下发展的那么快。

“有没有法律问题,肯定有,因为作为一个平台撮合的问题,一旦出了风险,先把那些有违法的这种人的行为抛除在外,本身这个平台出了风险它跟其他的出风险不一样,因为它没有债权人的地位,它只是“撮合”,所以那个资产到底是谁管、谁去清理它?现在只有政府出面来解决这些问题。”

他还谈到,金融监管基础设施的建设应该扩大。

除了业务体系、法律层面还有人才,甚至整个市长的发展还有参与者的数字要求,监管再怎么样,但是你的信息、透明度,给予投资者的整体提高的程度,金融安全的国民教育,或者说金融安全的人应该不是只限于在科技也好、金融服务领域都需要扩大。

他提到,中央电视台老讲“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讲了很多,但是现在遇到的问题仍然很多在摆着。这种风险的认识和这种风险的识别到底谁去给投资者或者说给消费者一个比较信息透明的认识呢?

要解决金融安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事,除了监管部门,还包括生态、法律、会计制度,现在的国际会计准则不断在改变,美国次贷危机它的风险传导的过程,实际上除了机构监管的问题也和它的会计制度、计价方式、打折以后的传导包括资本充足率的要求,风险缺口机构以后怎么样,形成了一套的体系。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才是解决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问题,系统的重要金融机构的问题,作为怎么防范风险的解决问题。

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

以下为演讲实录:

金融安全还要整个从它大的方面还要考虑一下,因为它是个系统工程,特别是全球化以后,国际金融和金融风险的外溢性越来越强,各国的货币政策、项目之间的影响对于整体全球化金融带来了很多复杂性。

2017年4月份,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学习就是金融安全,总书记第一次讲到“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后在2017年的金融工作会上又把金融做了一个系统的定性“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经济基本基础”所以金融安全本身这个事要结合四中全会来讲,金融安全是来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执行能力的很重要的方面,因为金融现在在国家的地位和整个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已经非同寻常了。

但是就我们国家现在40多年,按照改革40多年的发展和金融业现在取得的成绩,以及在国际当中的地位发生很大变化,但是金融基础和国际化的要求,以及中央对于中国金融业发展回归主业的还存在一些基本要求的差距。

差距在哪儿?如果这些认识问题不解决,怎么来更好的吸取一些已经发生和已经出现的经验教训,刚才谢平讲了成功的经验是第三方支付,失败的问题是P2P,但是这里头它对发展当中,对于我们这个金融体系和基础建设方面当中这两个东西起的作用和整个对于金融体系和传统的影响到底是什么?而且这里头除了它业务本身的问题以外有没有金融生态方面的问题?法律、会计制度、信息、中介、第三方等等一系列问题。

现在我们讲金融科技一个主要是要讲基础设施,现在作为金融本身来讲,可以理解为前端就是客户,金融服务,后端就是信息平台包括科技的发展。现在在前端和后端这两个方面可能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后端是保障,但是由于信息和科技技术的发展,从金融监管来讲或者从金融服务业来讲,它的硬件、软件的脆弱性到底怎么样?它的安全性怎么样,这也是技术保障。技术保障有人管,但是金融监管不管,总的作为金融安全和社会治理这个角度来讲,必须形成一个系统,而不能简单的只是就这一块谈这一块。

从前端来讲我们对客户的服务怎么来解决业务发展当中真正为实体经济服务?总书记在2017年4月份政治局学习中讲到“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这些关系我们到底怎么把它摆正?我们是再去弄一种模型还是我们要把这些金融服务的东西在整个经济发展和整个国家安全和监管这一套东西里头,怎么把它变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去考虑,我觉得这是将来要思考的问题。

因为不管P2P怎么兴起,第三方支付怎么发展,按照我们社会发展角度来讲一定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有需求,或者跟某一方面有服务的缺失,如果没有这种服务的缺失,底下没有这种需求,它不能产生而且也不可能在一定环境下发展的那么快。

有没有法律问题,肯定有,因为作为一个平台撮合的问题,一旦出了风险,先把那些有违法的这种人的行为抛除在外,本身这个平台出了风险它跟其他的出风险不一样,因为它没有债权人的地位,它只是“撮合”,所以那个资产到底是谁管、谁去清理它?所以现在只有政府出面来解决这些问题。

有些人讲故事,刚才谢平说有逃废债,也有人讲故事,说上海有些人找到公安进去主动投案,公安界介入以后债权人反而不敢逃废债了,现在在我们处理风险安全当中,这种系统性怎么把握,怎么能做的更好,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第二个问题讲现在金融监管也好和我们现在的整体发展,因为中国金融业的发展,改革开放40年的成绩有目共睹,速度很快,但是我们基础设施的建设,除了业务体系、法律层面还有人才,甚至整个市长的发展还有参与者的数字要求,监管再怎么样,但是你的信息、透明度,给予投资者的整体提高的程度,金融安全的国民教育,或者说金融安全的人应该不是只限于在科技也好、金融服务领域也好,我觉得应该扩大。

虽然我们的目标市场,中央电视台老讲“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讲了很多,但是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仍然很多在摆着。这种风险的认识和这种风险的识别到底谁去给投资者或者说给消费者一个比较信息透明的认识呢?

金融科技的发展对信息和信任,包括信誉等等这些词放在一块,我对它的了解程度多高,我才能对它的信任程度多高。金融科技的技术很多人不了解,再加上金融产品的复杂性搅在一块更增加了我对它认识的难度。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怎么解决?我以为要解决金融安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事,除了监管部门,我觉得还包括生态、法律、会计制度,我们现在的国际会计准则不断在改变,美国次贷危机它的风险传导的过程,实际上除了机构监管的问题也和它的会计制度、计价方式、打折以后的传导包括资本充足率的要求,风险缺口机构以后怎么样,形成了一套的体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才是解决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问题,系统的重要金融机构的问题,作为怎么防范风险的解决问题。

另外结合我们现在的具体情况,除了讲现在所谓科技发展的问题,实际上10月份,政治局学习区块链这是一个问题,用这种核心技术怎么解决和经济的融合,解决经济发展、贷款包括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民生的问题,但是后来紧接着学习完以后,人大通过了一个很重要的法律叫做《密码法》,《密码法》对于商用密码和现在金融安全的保护是很重要的,我们的金融科技和科技应用当中,很多代码和密码的要求,包括个人交易的问题。我觉得《密码法》的通过,对于我们在科技安全、在整个交易安全,创造了一个很重要的法律环境。

所以我的看法,对于金融科技的金融安全角度,既然我们房山这个地方是金融科技园,除了在技术和集中处理一些问题作为案例来讲,怎么能够把它通过这些实践的东西还要把整个金融安全的,涉及金融生态的问题能够提升上来,提到法律程度,规则、规定、中介和其他需要配套建设的系统东西,来去研究这个事。所以从我们改革发展角度来讲,特别是安全角度,我以为一个是我们要自主的问题,现在科技的发展到这种程度,我们怎么能够自主?包括总书记在区块链,政治局学习当中说“要自主创新,科技怎么在金融领域上能够拿得住”另外一个就是生态金融环境,一定要跟会计的发展、会计制度、货币总资产价格等等这些东西一定要有一个系统。

最后一条,还是要真正,金融作为服务业,要把安全做好,首先你的改革、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功要做好,不能背离了最基本的本质要求。

免责声明:文章《蔡鄂生:金融作为服务业要把基本功做好 不能背离本质》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博娱乐官网_超博娱乐网址_超博娱乐官方网页版 > 蔡鄂生:金融作为服务业要把基本功做好 不能背离本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推荐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